墨_弧长至天际

请认真翻阅→水墨食用说明↓
小心思很多,是个疯子。负能超绝爆棚。
日常当个白嫖的。不用看了,就是条扑腾不起来的咸鱼,多是抽风。
此号不用于发文,基本是个负能堆积站毕竟早期遗留问题。抽风什么的都在这里了,最多偶尔有智障小段子。勿FO




愿竭尽全力去留住生命中那些不愿遗失的碎片。

夜深了,我还没睡
不知道为什么,等到很晚的时候,如果还没睡,就会自己抗拒睡觉,莫名就想保持清醒
……然后,然后就想哭。
我哪知道为什么想哭,想哭的理由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个
只是好像好久好久没哭过了……好想抱着人哭得痛快淋漓哭得一塌糊涂哭到睡过去哭到累得只能抱紧对方
……我现在身边还没可以这么抱的人呢。
好啦,很晚了,去睡觉吧,去睡觉吧。晚安好梦。
还有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好像一直有种信念,在失去意识前一定要把自己想说的话都传达到啊】
【多累啊,让我闭眼歇会儿。哦对了,我喜欢你……我一定要说出来】
【谁知道之后还能不能再睁开眼了呢……晚安】

-你是不会自杀的-
【死因判定:他杀】

病娇属性,没有消失。
我以为我的心理已经好转了,逐渐变得开朗光明了,就算负能也只是偶然的压力过大而已。我不会再有那些负面的、过激的、暴力的想法。
……不,我错了,没有。
在一段时间之后,曾经那些阴暗扭曲的欲望再次漫上了我的心。我还是在幻想中紧紧抓住对方,狂热地撕扯纠缠……血,鲜红的血,在视野中隐隐约约。我在期待着更多……更多……
不可以。
我尖叫着,拼命想控制住自己伸出的那只手,甚至试图将其往回拽。变态,滚开,放开她,放开她!我觉得脸上有点湿,眼泪为什么又涌了出来。那个声音颤抖着,呜咽着说,不要离开我,陪陪我……
滚开啊!
我甚至想用刀将其砍下。不准伸出去,不可以!
【她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哪里的声音,我已经辨不清了。
好像被轻柔地抱住了。谁呢……
已经,不知道了……

【迅速抱头钻进地洞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干现在的我就是只大鸵鸟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的水煮肉片还没来吗啊我好饿我只是在等吃饭我什么都不知道】

舰长抱着头趴在办公桌上,双眼紧闭,微微蹙眉。
刚推门进来的符华见这场景一惊,快步走上前轻声唤道:“舰长?”
“嗯?……”舰长慢慢地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啊,符华,你来了啊。”
“舰长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
“不,我没事,谢谢关心。”舰长疲倦地撑起上半身,招了招手,“找你来是有正事要说,你靠过来些吧。”
符华依言走到桌前,舰长却摆摆手,示意她走到自己身边来。
站在舰长旁边看的时候不免有居高临下的感觉。符华第一时间就将这想法抛之脑后,准备认真听舰长给她分配任务。
舰长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符华想扶她,舰长却自己伸手搭着她肩膀借力。
“符华……奥托之前是不是给你分派了什么任务。”
符华心里一惊,表面上却若无其事:“没有,奥托大人不应该是将任务先交给舰长吗?”
舰长的手有些颤抖,她的身体也在晃,符华忍不住就想让舰长坐下,谁料舰长竟向她倾倒。
她赶紧准备接住。突然,她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她难以置信地睁大眼,愣愣地看着舰长。
舰长还是那样的虚弱,手上的匕首却插在符华腹部。鲜血不断地涌出,在白色的西装显得极为明显。
“符华……不要离开我。”
舰长慢慢站直了身体,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符华软倒在地上,血流满地。
半晌,舰长“呯”地跪下,双手死死捂住肚子,不断地干呕着。
“不可以离开我……不要……”
她眼中蓄满了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世界。
“求……求你……”
反胃的感觉越来越重。却只是干呕。

万圣节没有糖,周年庆没有水晶,想谈恋爱没有白夜,深更半夜没有睡眠
我可以有多不高兴。呕。
【骂人】
我真的很不高兴很不高兴,wqnmlgb的失眠,失眠,我操你妈,我操你妈,每次睡不了觉我真的很操你妈。厌世,极度厌世,没有意义,还想杀人。nmb的玩意儿,又他妈失眠,滚你妈的,不管我骂的是谁反正我现在肯定不是骂自己。
滚,还不如自己哄自己
操你妈啊,操你妈的失眠,我他妈恨透了失眠。操你妈的早起,不让我睡个够的都他妈滚。真的操你妈了还想砸床摔东西,委屈死我了,他妈的,我恨失眠,去你妈的失眠,去你妈的蓝光,呕。
真是好他妈哭爆了,我杀你妈。
去死吧,滚啊,我靠你妈了个巴子的。
早起去死吧!!!!!!!!!早起的都是魔鬼!我不要早起我操你妈!!!!!!!!!!!我杀你全家!!!!!!!!!!
他妈的谁给我安排的每周早起的课表我杀他全家

不想被暴力对待,只想要狂热做爱

如果说这一切有什么变化的话
谢谢你让我找回了对这个世界温柔的意义

开始发出魔鬼言论

符华一天不死我就能继续磨她的刀片,她死了我照样磨刀,靠,刀片简直天下第一最好吃,被乱刀砍得奄奄一息的感觉难道不好吗,谁还虐不死谁了,虐不死继续虐啊反正死了还要继续虐,哈哈哈哈哈哈哈刀片真的太棒了吧【傻笑】

完蛋了我还是失眠了
搞什么啊……又睡不着
爬起来码字好了_(:з)∠)_七夕贺文我会有可能写完吗【……】
哎,为了那个瓜皮信仰,就算起来了也不能肆意妄为xxx
嘛本来就不打算干嘛的xxx
我好想槽一下自己,替别人操什么心能不能好好管一管自己那乱糟糟的人生
但是真看不下去这家伙的熬夜了……如果有能让这沙雕早睡的办法果然还是尝试吧_(:з)∠)_哪有那么熬夜的啊连续几十天了吧三四点睡觉,又不是考完大考的家伙还这么浪……切。
真是的,我干嘛要关心这家伙……
哎哎不说这家伙了
我要去北方读大学了……好烦啊要收拾好多东西啊_(:з)∠)_今天一理才发现有那么多事要干……好烦好烦【抱头打滚】
要理带过去的生活用品,我还要理一个不可描述的箱子把我的那些精神支柱提早寄过去_(:з)∠)_
得空了还要把卖出去的文件夹给寄了……所以话说根本不打算赚钱只是不想留着了吧_(:з)∠)_心好累
没想到挂在咸鱼上还真的能卖掉,出乎意料,不过真不打算赚钱了意思意思出掉的感觉啊2333
买谷子简直和氪游戏一样,花钱图个开心,反正怎么算最后都是要亏的【……】随缘了随缘了
嘛,留个纪念吧☆多的就给别人好了☆
崩坏三的文件夹果然还是买了吧xxx